August 27, 2017, 碎碎念

在 HongKong 的那些天那些事

终于忙完了,有了闲空可以写一写那些天在 HongKong 遇到的一些人,一些事。

很 nice 的房东

这次去 HongKong 的目的是为了考试。可是具体的考试地点在考试前三天才公布出来,所以定酒店就是一个晚上的事情。

本来是想直接 Airbnb 走起的,因为之前的出行都是我的小伙伴负责酒店事宜的,所以 Airbnb 一直都没有注册。嗯,主要是因为卡在了拍照识别真人的步骤上。

后来就选择了在同程上订,“按价格从低到高排序”。HongKong 那土地就是黄金的现状和钱包的事实,我选择了一家叫“苹果酒店”的宾馆。(暂且然我称他为宾馆)

这家宾馆是在重庆大厦的,一开始我并没有记住这个地方。在去的前一晚看了一电影《同门》,最后的厮杀就是在重庆里面发生的,当晚我做最后的检查的时候,发现了我的酒店刚好就是在这大厦里面的。

好吧,与其说这是酒店、或者说宾馆,还不如说这才是彻彻底底的 Airbnb 民宅。

首先,重庆大厦在 HongKong 的地位大概可以说就是小北在广州的地位:“东南亚和黑人的聚居地”。随处可见的黑人(实际上更多的是亚非混合人种)。

因此毫无疑问,我的房东也在这列。

她是一个菲律宾人,看起来大概有50多岁的样子了。我也是在住了几天跟她闲聊的时候才得知她是菲律宾人,并且在 HongKong 已经待了 30 年了。

每次外出回来,她都会很热情的问我去哪里了;购物回来,她也很好奇地上来八卦我买了啥。

她说她很少外出。

我问她说,HongKong 和她家乡哪里好。她说菲律宾有很多的土地,但是生活很艰难;HongKong 虽然有点挤,但是在这里生活得不错。

没错,是真的挤。我估计重庆大厦绝对是 HongKong 人口密度最高的一个地方。我订的是双人房,可是整个房间也就真的是有一张床和一张可有可无的桌子。

房间里的灯光很暗。由于考试的前一晚需要复习看一些书,所以我就问她要一个台灯,并且抱怨说房间的灯太暗了。

奈何她的英文水平是真的烂,同时还夹杂着一股操淡的口音,简直很难听懂。于是我用 Google translate 完成了这次愉快的交流(也是这个时候我知道了她是菲律宾人,翻译成菲律宾语给她看我的需求)

"Thomas is a good boy", "Thomas is the best" 这两句英文估计是她跟她的其他租客和我讲的最多的两句了,当然其他都是用菲律宾语讲的,我也不知道她在讲啥。

操淡的考试

总之,一塌糊涂,准备可以重来的那种程度了。

English VS Cantonese

本来的期待就是能在 HongKong 多讲粤语的,但是事实上英文的使用更加广,无论实在问路还是在买东西,更多的时候还是会选择用英文。嗯,当那个店家不会英文的时候,还是会用回粤语。

我发现在 HongKong 这样一个忙碌的城市,一个简单的小动作都可以收到能让你开心一整天的微笑。

因为 M 记在 HongKong 超级便宜,所以一般的时候我都会选择进 M 记叫一个最便宜的套餐,休息一下,享受一下空调。然后这里发生了很多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,同时也可以让你愉悦一整天。

  • 拿完餐,找到位置坐下后,发现没有拿吸管,于是就去前台拿,顺手拿了一根给隔壁那个双手拿满东西不方便自己拿的人。那句 “Thanks” 和我们互相的微笑简直不要太好。
  • 隔壁坐着的小姐姐估计因为是在生理期,问服务员要了一杯温水,然后不小心打到了。我以单身多年的手速,抽出我的纸巾,把水拦在桌子上,没弄湿我和小姐姐的衣服。
  • 跟找不到连着座位的俩小伙伴换位置。虽然他们两是东南亚人,听不懂他们说啥,不过肯定他们是讲开心的事情
  • 把用不上的番茄酱给对面吃薯条的熊孩子

闹翻的小姐姐 和 AJ 女鞋

对于一个男生来说,来到 HongKong 怎么能不去波鞋街逛呢。

然后发现也物色了好几双 AJ,可是问了店员之后都说是女鞋,那就没办法了啊。

不过这个时候,刚好是我叫小姐姐帮我在日本问问 Kindle 的价格的,就想着帮她买一双回去,反正她也是习惯穿 AJ 的。

唉,可惜还是闹翻了,没买成。不过她不是也没帮我买到 Kindle 嘛,打和了。

不过嘛,一开始我真的是想买来送她的。(摊手,你不信我也没办法

维多利亚港 和 表演的小姐姐们

一天夜晚闲着无聊就去了港边,想着吹吹海风,放松一下考试失利的不爽和抑郁。谁知道刚好有在上演回归 20 周年的灯光表演。

同时有一队小姐姐们在旁边跳舞唱歌,应该算是那种业余了来玩玩的团队。围观了一下她们的 INS,感觉上也有了不少人气。

但是从他们的言语中,并不能得知她们具体是哪里的人,有少数几个能讲流利的粤语,可是有几个说着好像是东南亚的语种,鬼知道她们之间是怎么沟通的。

后来,回到大陆之后,通过 INS 上的记录,才知道原来那天也刚好是她们 Team 成立的 2 周年。

实话说,维多利亚港也就那样,可能是我太穷,没有坐油轮去逛一逛。

坐在港边吹海风的时候,碰到来自梅州的老师,带着几个学生坐在我旁边,老师跟学生讲 HongKong 的历史,刚好我也乘机了解了一波。

添加新评论